校友之家

辽大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之家 > 辽大故事 > 正文

林莉(1988级):老师的赠言

发布时间:2019-10-31  浏览次数:

母校即将迎来70华诞,向校友征集老物件。我翻箱倒柜找出《毕业纪念册》,上面的字依然清晰,有同学的毕业留言,老师的赠言,看到这些,大学校园的师生情跃然出现在眼前,历历在目。

我印象中的葛刚老师比较幽默风趣,他主讲的《有机合成》课十分吸引人,课堂上我时不时被葛老师提问,也发激了我的学习热情,尤其是葛老师拿着药品说明书上的分子式,我能准确回答出合成该药需几步化学反应,原料是什么物质,老师满意的目光,至今鼓励着我。《有机合成》比较难学,期末考试前夕,葛老师会利用业余时间在哲经楼为我们班级同学进行辅导,与当今老师的有偿补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想班级的绝大多数同学还记得葛老师当年的无私奉献。

葛刚老师引用了达·芬奇的名言作为临别赠言:“空心的禾穗高傲地举头向天/而充实的谷穗/则低着头向着大地/向着它的母亲。”当时的《毕业纪念册》设计有留言者信息。葛刚老师注明,生肖:鸡,座右铭:奋斗,志趣:广泛,职称:副教授,家庭住址:辽大校内10.1.103,电话:待。我想应该是住在10号楼1单元103房间,电话处于安装等待中。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辽大老师的住房条件比较差,葛老师一家四口就蜗居于旧式的红砖楼里。不过,我知道葛老师家有台当时比较少见的彩色电视机,听说是学校鉴于葛老师科研成果转化应用做得好,奖励了2600元钱,当时这是一笔巨款,他用这笔钱买了彩电。我还听说,葛老师如今80多岁了,身板硬朗,真为他高兴,也祝葛老师健康长寿。

“相逢好似初相识,到老终无怨恨心”。这是马克荣老师的留言,出自古训《增广贤文》。马克荣老师为什么引用如此话语,我揣摩了很多年,也许仅仅作为勉励之言,也许是担心学生心存怨言吧。

马克荣是位有个性的老师。我一到辽大,学姐们就告诫说他对女同学最是严厉,他的课和实验,定要小心,教过的女同学都怕他。我好像破了他的例,也似乎没有打破他的惯例。记得他带的第一个实验课,刚提出不准在实验室大声喧哗等要求后,我即刻为其大声叫喊课代表,在同学们紧张不安的提示眼神中还不知,在他的注视下,大多数女生战战兢兢的做实验,我淡定自如,也许正是因我这样认真、乐观、笑呵呵、傻傻的模样感染了他吧,才受到马老师与其他女生别样的待遇。马老师关注我的学习,关于化学旋光性的辅导课上,因我没戴眼镜,为了让我看清他的手势,站到我的面前讲;化学系考试作弊的通报上有个与我同音不同字的名字,以为是我,课后留下谈话,批评我学习上不该偷懒,对于只要多花时间背诵的课程,作弊是多么丢人的事。如同作弊是他般,当得知不是我,他脸上立马现出轻松的笑容,那一刻让我感到学习不努力,自己脸无光,也会让老师没脸面,坚定了我面对学习没有捷径的信念,使我工作后每一次的考试都能顺利通过。

在《毕业纪念册》里还附上了他的一张摄于化学楼前的彩色照片,浅色西装,深色领带,棕色皮鞋,瘦削脸庞,学者风范。电话号码:642541-643,这个有分机的号码应该是化学系的号码,只有我们那个年代才有的记忆。

大四上学期马克荣老师把我推荐给了徐忠斌老师,我进入了徐老师的实验室。

徐忠斌老师笑咪咪、胖乎乎、和蔼可亲,非常有耐心,他个头不高,让我惊异不已的是,他大学时是我们辽大跳高全校第一名。徐老师业务能力强,经常帮助企业解决实际问题,是产学研的典范。我的实验课题大多与实际接轨,如防火材料、皮鞋的亮光漆,可惜能力有限,没有拿出可以应用的成果,好在毕业论文《醇酸树脂改性研究》获得校优秀毕业论文,否则无颜面对徐老师的付出和指导。毕业前夕,徐老师热心帮我就业,向大连市化工研究所和大连民族学院推荐我,可惜我的性格原因,推辞了老师一番好心。

徐老师给我的赠言别具一格,仿宋体和行书两种字体书写,而且是仿当时流行的诗人汪国真的一首诗《我微笑着走向生活》。他写道:仿隔页小诗《我微笑着走向生活》一首(外一首)赠与学生林莉:

 

原 诗

我微笑着走向生活,

无论生活以什么方式回敬我。

报我以平坦吗?

我是一条欢乐奔流的小河。

报我以崎岖吗?

我是一座庄严思索的大山。

报我以幸福吗?

我是一只凌空飞翔的燕子。

报我以不幸吗?

我是一根劲竹经得起千击万磨。

生活里不能没有笑声,

没有笑声的世界该是多么寂寞。

什么也改变不了我对生活的热爱,

我微笑着走向火热的生活!

 

仿 诗

你微笑着走向生活,

无论生活以什么方式回敬你。

平坦属于你吗?

小河奔流伴随你心中的歌。

崎岖属于你吗?

不必像大山沉重的思索。

不幸属于你吗?

劲松从不让可怜折磨。

生活里应充满笑声,

没有热烈的世界,

寂寞谁人奈何?

什么也改变不了你,

永远热爱生活!

 

转 意

我何曾未见你大笑过,

生活的方式可以自己选择。

平坦属于自信的你,

欢歌轻送远流不息的小河。

倔强的人儿不畏曲折,

车到山前你具有顽强的性格。

不幸永不存在,

坦荡的人是永远幸运的,

生活中有笑声也有苦涩,

矛盾中的世界,永远没有寂寞

没有什么你不可以改变,

唯有对未来的执着。

祝您幸福,有事请常来信。

徐忠斌 1992.6.19

 

无论汪国真的诗于今天是否还有读者,在上个世纪末的大学校园里还有很多拥趸。徐忠斌老师如此既仿又转此首诗歌,说明他是用心在给学生赠言。

三位老师的留言不是出自外国名言,就是出自中国古籍,看来当时化学系老师们具有相当的人文素养。徐老师、葛老师还有马老师,他们在纪念册中的赠言,不仅表现老师对学生的谆谆教诲,还体现出那个年代简单、真诚、质朴、亲密的师生关系。

有人把亦师亦友作为师生之间关系的最高境界,我想从老师们的赠言中可以看出,我和化学系的老师们曾经拥有这样的境界。

毕业后回校两次,均未有机会与三位老师谋面,虽未联系,甚是想念他们,每当与人谈及大学生活,老师们立刻呈现在眼前,仿佛一切皆是现在,生动又立体。落其实者思其树,饮其流者怀其源。毕业26载,从事的工作好似远离所学的化学专业,其实,老师们严谨的治学态度影响着我,学以致用,在所从事的环保工作中成为行家、专家。

在此,我深深感谢老师们的授业、解惑、教诲!!遥祝老师们安康幸福快乐!

 

(编者注:林莉,辽宁大学化学系1988级本科生,现工作于大连市环科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