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之家

辽大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之家 > 辽大故事 > 正文

周良昌(1978级):兄弟姐妹

发布时间:2019-10-31  浏览次数:

 

我的四年大学生活十分幸福和快乐,是因为有一班特别好的兄弟姐妹。

 我们班同学的年龄差距很大,最小的是当年九年级的毕业生,才十六岁,满脸透着娃娃气。最大的就是我们文革前老高三的,最大的三十三岁,已历经了几年的“再教育”,穿着土气点,象农村的老大爷似的。入学报到时,一些小女孩看到我们就忍俊不止。班级的小同学对我们都很尊敬,总是大哥大姐的称呼我们。在班级了发生了一些颇为有趣的故事。

 我们班有一个同学和我特好,他叫我“干爹”,我叫他“儿子”。这是怎么回事啊?莫急,听我慢慢道来。入学半年后,我们都互相熟悉了,班级里的文体委员俞宁天(曾是省业体校足球队的)的奶奶过生日,就请了我们班的几位同学到他家里吃饭。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不由喝的兴起。班里最小的同学董晓南就说:“我爸爸也是老师,不比你们大太多,你们原来都是老师,其实我应该叫你们叔叔才对。”这时喝得正来劲的俞宁天站起来说:“别说叫叔叔,就是叫爹也行啊!”我们还为此干了一杯。第二天,这本来属于一句玩笑的话就在班里传开了。一天俞宁天有一道题不会做,就过来问我,我说:“那也不能白告诉你呀,你叫声爹我就帮你!”他说:“那有什么?叫就叫呗!”随之真的喊了一声“爹”。从此,我们俩的“关系”就这么定下来了,不管在哪里,也不管在什么场合,我们都如此戏称。可怜我的干儿子呀,在他46周岁时,因换肝失败,便过早的离开了我们。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滋味是多么地难受呀!换肝那天,是我和同学徐强把他从手术床抬到重症护理室的,谁知这竟成了我们之间的诀别。

我们班里还有一个叫邓志伟的,虽然我们俩都不是班干部,但在学校组织各种活动时,我们比班干部起得作用还要大。譬如,去千山游览,邓志伟就能借来大客车,我负责给大家照相,并且在自己家里冲洗放大,免费分发给同学。很多时候,我们俩都成了不是干部的干部。毕业这么多年了,每每聚会都是由我们俩来召集。后来,我们就干脆给邓志伟任命了一个“官”,叫辽宁大学化学系783班“秘书长”。我发现越是民主推举的“领导”就越有积极性。每次聚会,由谁坐东,在哪吃喝,点什么菜,喝到什么时候,酒后还做点什么游戏娱乐,都由我们俩说了算。有人会说我就是个“官”迷。错矣,俗话说“蛇无头不行”,群体里需要这样的人,你不干,他不干,即便有再好的想法,也会成为泡影。特别是同学聚会这样的事情,更需要“邓秘书长”似的人物出现。什么是为人们服务,这就是为人们服务,一个看起来很容易做,做起来却很难的工作。

还有件大事也是同学们帮助解决的。一九八一年春天,我听说我们毕业后将实行哪来哪去的回归政策,有家的随家属。那时我家还在康平县,但我所学的分析化学在康平县没有用武之地,我去往康平的可能基本为零。这就意味着,如果当我毕业时还不能把老婆调回沈阳,我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分配到铁岭市。为了能把媳妇调回沈阳,我可是费尽心机,极尽能事地找了好多人,但最后还是我老同学的妈妈帮了我们的大忙。刘洪亮的岳母当时在省轻工厅工作,听说我的爱人还在康平县,就千方百计地打听哪里需要财务会计,结果省里正要筹建省服装实验厂,需要一名主管会计,他们就派人到康平县去了解情况。他们一看就相中了,因为我爱人是党员干部、地区模范,辽宁日报还登过她的先进事迹。大为出乎我意料的是,前后不到半个月时间,一切就都办妥了。那天我放学回家,看到我家门口停了一辆康平来的大“解放”,我三步两步的就跑上了楼,一进屋就看到爱人和儿子了,激动得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就与他们娘俩来了个热烈拥抱。这真是福从天降啊!关键时刻,还得是老同学老朋友呀。调转这样的事,要说难势比登天,要说容易也易如反掌。这为我毕业能留在沈阳打下了保票,也让我更能安心的学习。

在辽大的四年里,和我最好的同学当属王克森了,四年里,我们几乎形影不离。我喜欢他爽快讲义气,他喜欢我对朋友率真热情;我喜欢他有求必应,他喜欢我说一不二;他把我当成亲哥哥,我把他当成亲弟弟。我们在大学期间是学习最为轻松,玩得也最为开心的两个,因为我们都不是钻书本死扣的那种,但我们俩的考试成绩却总是名列前茅。他是我们班里带工资且又没在农村安家的唯一一个,尽管工资不多(38元),但都花在同学们身上了。在花钱的时候,他总是说:“你们有家有孩儿的,哪能让你们花呀!”他很信任我,就是现在,不管是单位还是个人,碰到难事总会找我商量探讨。我也不客气,有啥说啥,同时我也一样,有什么事都找他,我们都会尽力帮助对方。我们俩有个共同点,就是不说大话,不说虚话,能办的,肯定没问题,办不了的也不忽悠。

什么是朋友?我的理解,朋友就是没有血缘关系也没有老少男女之分,情投意和且能总在为对方着想的人。当然,这也同样要经过相识、相知、相处的较长过程才能认定的。不是有那么一句老话叫做“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吗?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真正的朋友,在你最困惑的时候会出现在你的身边;真正的朋友,是给了你帮助却不需道谢的人;真正的朋友,是当你身处低谷却依旧以诚相帮的人;真正的朋友,是永远不会因为职位的变迁而改变称呼的人;真正的朋友面对对方的错误总是恨铁不成钢;真正的朋友在你蒙受不白之冤时会不顾自身安危去帮你澄清的人;真正的朋友在生死关头可以毫不犹豫的献出自己的一切乃至于生命;真正的朋友是不分彼此的,喜你所喜,忧你所忧,真正的朋友比亲戚还要亲,因为亲戚无可选择,而朋友是在人生中筛选出来的。

我爱我的兄弟姐妹,就象爱我的亲兄弟姐妹一样。

 

(编者注:周良昌,辽宁大学1978级本科生,原工作单位沈阳包装印刷总公司总经理,高级工程师,现为该公司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