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之家

辽大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之家 > 辽大故事 > 正文

臧树良:庆功会上的”缺席者”——追忆郭文生老师

发布时间:2019-10-30  浏览次数:

2011年的一个晚上,灯火辉煌的辽宁大厦宴会厅人头攒动,喜气洋洋。辽宁大学化学院在此举行获得化学一级学科博士点的庆祝会,时任辽宁大学校长程伟带领学校的其他领导到场祝贺。事前程校长曾几次亲自打电话给我,邀请我一定到会并要在会议上讲话。可我直到最后也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回复。我心中自有难言之隐,一是我当时在辽宁石油化工大学党委书记的现任上,自己领导的学校博士点尚无着落,却高调地到自己兼职的母校参加庆祝活动心中惶惶;而更重要的还在于在申报博士点过程中,曾与我共同奋斗,呕心沥血,付出巨大艰辛努力,做出重要贡献的郭文生教授已经故去,不能与我共同见证最后的结果,与我们共饮胜利的美酒。这是我心中永远不能消失的隐痛!当然盛情难却,最后我应约参加了庆祝会,也讲了些冠冕堂皇的话,但我还是把第一杯酒撒到了地上,献给并告慰我在天堂里的好兄长、好搭档—郭文生老师。

遥望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回家之后,一夜无眠。悲喜交加,与郭老师在一起的日子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1997年我上任做辽宁大学副校长不久,时任校长就交给我一个专项任务,在国内高校、科研院所引进几名化学领域的高端人才为申报化学博士点,实现辽宁大学理工科博士点的“零突破”做准备,并明确了几个先期重点争取的目标人物。其中之一就是获得国家优秀教师称号、时任辽宁师范大学化学系主任的郭文生教授。

此前郭老师与我早就相熟悉,特别是他与我有许多共同之处,我们都出生、成长于沈阳老城区“保安堡、西下洼子”类的“非高尚社区”,出身贫寒,一辈子都有努力奋斗、改变现状的平民情结;我们都有很深的家国情怀,留学归国,为国尽忠;很强的家庭责任感,对父母长辈尽孝、老婆孩子尽责;我俩都与盘锦化肥厂有过一段较长时间的交集,有很多共同的朋友与话题;最重要的是我们做人行事风格相似,价值取向相同,心是相通的。所以仅几次见面,简短沟通,郭老师就毅然决定携家北上来到辽宁大学。

来化学院后,郭老师继续超分子领域的国家自然基金课题研究,在国外高影响因子的刊物上发表了一系列高水平文章,为辽宁大学“211工程”建设与化学院的省重点学科建设作出杰出贡献;同时他还兼任化学院党总支书记,在此岗位上他尽职尽责、尽心尽力,化学院的党建工作与思政工作很有特色;有一段时间他同时兼任化学院院长工作。不管做什么,他都是那么认真,那么快乐,热情奔放,永无倦态,充满能量,充满感染力,令人亲近、效仿、追随,散发出典型的领导者气质。但最令我难以忘记的还是我俩在化学博士点前期申报过程中走南闯北、东奔西突的经历:拜访每一位专家时郭老师那真诚、谦卑的笑容,简明、自信的陈述;在去上海的“红眼”航班飞机上,在兰州街头的拉面小店里,每当说起即将诞生的化学院博士点,他那张激动的脸、灿烂的笑容,那份无限憧憬的眼神,以及他在通过各种渠道预知我们可能失利后,国际长途打给正在国外与友好学校校长会谈的我,那种急切、不安与失态……都不断地清晰地在我头脑中闪回。而最令我感叹又无奈的是,他那只管耕耘、不得收获的宿命!他与胜利总是差一步之遥,与收获总是擦肩而过,不能品尝自己辛勤培育的果实。离开辽宁师范大学不久,该校化学博士点获批;到郑州大学经与众多校内外高手PK获得博士生导师招生资格,仅招了一名学生尚未毕业,他即永远离开了我们;去世后仅两年,化学院的博士点就获批了……

“出师未捷身先死 长使英雄泪满襟”, 我对郭老师一直心怀愧疚,因此也总想能够坚持下去,把我们的努力修成正果,告慰逝者的同时求得心中安宁。2010年我受时任辽宁大学校长的委托,利用参加中国化学会理事会的机会,向参会的相关专家陈述、宣传我校化学博士点的基础与实力、对辽宁大学平衡发展的价值与意义等。期间几年前郭老师带我拜访过的科学院x院长问我郭文生老师情况,我说:很不幸,郭老师于两年前去世了,下面一片唏嘘,看来还有许多专家熟悉郭老师。而位列国内“985院校”头牌的xx大学x校长接着说:臧书记现在也已离开辽宁大学几年了,前赴后继很悲壮!我们应该支持他们。一句话令我潸然泪下……

令我欣慰的是,郭老师的爱女郭放继承父业,继续从事超分子研究,已经成为年轻的博士生导师,辽宁省百千万人才工程百人层次、辽宁大学辽河学者。辽宁大学今年也获批了物理学、环境科学与工程两个博士一级学科,困扰学校多年的文理不平衡问题得到有效解决,为辽宁大学的健康、可持续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我相信:如果郭老师天堂有知,也一定会像我一样,心中充满幸福感,因为幸福都是奋斗换来的。

今年是郭文生老师逝世10周年,谨以此文作为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