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之家

辽大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之家 > 辽大故事 > 正文

刘祁涛:怀念噩梦初醒那些年的化学系

发布时间:2019-10-30  浏览次数:

1976年10月“四人帮”垮台标志着那场荒诞噩梦的结束。1977年恢复全国统一高考,1978年3月中共中央召开全国科学大会,标志着科技界、教育界的春天来了!1978年11月中共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向全世界宣布了我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进入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新时代。

中国高校在饱受“文革”摧残之后,迎来了蓬勃发展的新时期。教师职工从极度的失落和压抑中走出,看到了国家灿烂的前程和个人光明的未来,爱国热情、积极性主动性像山洪爆发般地崩发出来。人们热烈响应党中央的号召,急切地投入恢复教学秩序,提高教学质量,开展科学研究的热潮中。学生大多是在“文革”中被剥夺了上大学权利的有志青年。那时大学的录取是先填报志愿后公布考分,不少考生为了保证能上大学,填写志愿相对保守。那几年,辽宁大学化学系招进了相当一批很优秀的学生。他们最懂得时光宝贵,进了大学,他们抓紧一切时间,尽力挽回“文革”中蹉跎的岁月。记得那时我爱人(编者注:作者爱人是数学系姚婷婷教授)给化学系1977级学生讲授高等数学,每周收上来的作业本一大摞。不少学生书上的题不论是否布置,都全部做,一次的作业就一整本。她也是所有学生作业都全批全改。经常在家晚上做完家务,哄孩子睡觉后,熬夜给学生改作业。全校都呈现出学生如饥似渴地学,老师尽心尽力地教,热气腾腾,书香满园的生动局面。浓浓的学术气氛又回到久违了的校园。

化学系是那时辽宁大学理科中最年轻的一个系,1958年辽宁大学正式建立时,化学系基本是从零开始。教师中,中青年占决大多数,本来专业理论基础就不厚,教学经验也少。经过文革十年的荒废,此时大家都感到头脑十分空虚。面对世界科技新发展和我们知识水平的巨大差距,面对新时期国家“四化”建设急需人才对我们教学科学、科研工作提出的更高要求,大家都感到不能适应。知识更新成为广大教师的迫切要求。大家都在完成教学工作的同时,抓紧时间努力学习,提高专业理论水平。

   我在“文革”后期因为参加东北三省四校合编《物理化学基本原理》一书,与吉林大学化学系以唐敖庆教授为首的理论化学家们接触较多,深受其益。在他们的影响下,也是教材编写工作的需要,接触了不少国外的期刊文献,深感我们的知识水平已经远远跟不上学科的发展,好多近年来出现的新发展都十分陌生。而学习新理论、新发展,又往往卡在我们的基础理论功底不足,难以真正学懂、会用。在孙家钟教授和蒋栋成教授的建议和鼓励下,我决心通读量子化学的经典著作之一,由H.Erying, J.Walter和G.E.Kimball等三人合著的《Quantun Chemistry》一书。为此花费了近三年时间(当然是断断续续),还有我学数学专业的妻子的帮助,到1977年末基本读完,算是有了些心得。这时再读一些以前啃不动的文章,困难就减少了。这时,学习量子化学,提高基础理论水平,在全国化学界也掀起了一股热潮。一些同志就鼓动我在化学系举办量子化学学习班。系里领导也鼓励我开班,从各方面给以支持。

1978年5月,量子化学学习班正式开班。一开始只是本系的青年教师来听讲,可能效果还不错,大家感到有收获,消息逐步传开。后来,沈阳其它一些高校教师和企事业单位的研究人员,包括有的当时已经有成就有影响的同志(例如东北制药厂的总工程师,后来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安静娴女士)也来听课。这对我是极大的鼓舞,也是鞭策。再后,应当时我国最大的化工企业辽阳化纤厂厂办大学的邀请,又在辽阳举办了一期学习班。他们还将授课内容中,求解氢原子薛定鄂方程必要的预备知识,几个特殊的偏微分方程及其详解,铅印成册,流传甚广。在这些讲课和讲稿的基础上,逐渐形成了有一点自己特色的课程。随着形势的发展,1982年,《量子化学基础》正式成为化学系研究生的必修基础课,并有配套的自编教材。

1982年,在全国知识界掀起了学习长春光机所蒋筑英同志的热潮。由于他的年龄、资历和成长轨迹和我们很相似,他的苦难,他的追求也代表了我们这一代知识分子的心声。对他的先进事迹感到尤为钦佩,尤为亲切。对他的英年早逝感到非常心痛。事实上,那些年大家也真是像蒋筑英那样,不计报酬,不讲条件,日以继夜地为祖国的“四化”建设贡献力量。我也和大家一样,充满活力,不怕任务多,不怕时间紧,总觉得有使不完的力气,用不完的智慧。尽管生活条件还相当艰苦,工资低、孩子小、家务负担重……,但并没有影响工作的质量和效率。现在回忆那时的工作,有时都觉得难以想象哪来的那么旺盛的精力。那几年,因为需要,我同时给1977级学生讲授络合物化学、1978级学生讲授结构化学,给青年教师进修班讲授量子化学,给1969届、1970届毕业留校的青年教师“回炉”补习物理化学。与此同时,科研工作也积极开展起来,关于软硬酸碱理论的研究论文,关于溶液配位化学的研究论文相继在全国第一次量子化学论文报告会和中国化学会年会上报告。1979年又担任了化学系副主任,也开始兼职担任了一些社会工作。1982年又开始招收研究生,对教学、科研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任务很重,时间很紧,但并不感觉繁重、被动,而是满腔热情、积极主动,力求完成更多的工作,达到更高的目标。我周围的同事们,情况也都大体相似。大家互教互学,互相帮助。为了把化学系办好,把学生培养好,出好的科研成果,共同努力。

现在回忆起那几年的工作与生活,真是十分感慨,十分怀念。那时,大家只要工作需要,再忙再累,也要想方设法保质保量完成任务,确实将个人的前途和梦想与祖国的兴旺发达融为一体了。

 

 

(编者注:刘祁涛,生于1938年2月,195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1963年到辽宁大学化学系任教,1978年晋升为副教授,1986年晋升为教授。曾任辽宁大学化学系副主任,辽宁大学副校长、校长等职,博士生导师;辽宁省政协常委,沈阳市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辽宁省委副主委,沈阳市委主委。他是中国化学会第22、23届理事,化学教育委员会委员,国家教委化学教育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无机化学学报》、《应用化学》编委,辽宁省学位委员会委员,美国科学促进协会(AAAS)国际会员。曾被评为辽宁省和沈阳市优秀教师,曾主持4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和多项省、市重点科研项目,先后在国内外著名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近70余篇,出版专著、教材3部,译著2部。他编著的《配位化学》一书荣获国家教委优秀教材二等奖, 1997年获辽宁省科技进步二等奖和三等奖,1991年被评为沈阳市劳动模范,享受政府特殊津贴,1996年又被评为辽宁省优秀专家。